【文正專欄】中共亡後,中國怎麽辦【文正專欄】中共亡後,中國怎麽辦

Posted at 2007.11.05 12:42 | Posted in 中國/중국기사
【文正專欄】中共亡後,中國怎麽辦
文章來源:看中國首發 文章作者:文正 發布時間:2007-11-03
【看中國報道】安徽省政協常委、民營企業家汪兆鈞緻胡溫的數萬言公開信,在海内外引發的好評如潮。汪先生的這封信确實具有曆史意義,在這封公開信中,汪先生對中共非法統治下的中國的經濟、政治、政改、環境、人權、新聞和言論自由等方面,都提出了自己的看法,同時他指出當今最迫切的大事就是要立即停止對“法輪功”的迫害。對當時決定鎮壓的決策者追究刑事責任,對受害人給予國家賠償。他不僅提出了如何具體解體中共的藍色的革命方案,而且,他也給出了中共亡後,中國怎麽辦的一個答案。

自《九評共産黨》廣傳世間以來,認識到中共一定會滅亡的人越來越來多,但有些人由于受中共多年的黨文化的灌輸,提出了這樣的一個疑問:我知道中共不好,但是沒有中共,中國怎麽辦呢?正因爲有這種擔憂和疑問,使得他們遲遲邁不出與中共徹底決裂的步伐。

有人從不同的方面和角度對他們的擔憂和疑問進行了剖析,發表了許多很好的意見,有人從曆史的角度,對曆史上沒有共産黨的社會和共産黨當政的社會進行了比較,說明曆史上所有的朝代都沒有共産黨,人們照樣生活的很好,通過回顧曆史,特别是中共五十多年的執政史,告訴人們共産黨是一個操黑道之術執政的惡黨,是一個給中國人民帶來巨大災難的邪黨;還有人則從現實的角度,把有了共産黨的中國和沒有共産黨的海外民主國家進行比較,指出後者無論在哪個方面都比前者勝出許多;更有人提出既然天要亡中共,曆史潮流要淘汰中共,那麽必定就會有接替中共的有志之士順應曆史的需要湧現出來,試想,哪朝哪代改朝換代時不是這樣?!老話說的好:時勢造英雄。以中國之大,十三億人口,人才濟濟,到那時,一定會有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的能人志士脫穎而出,取共産黨而代之,爲中國過渡到一個沒有共産黨的正常社會開辟道路。

汪先生的這封信就顯現了有接替中共的有志之士順應曆史的需要湧現出來的一個範例。也是天賜良機讓神州大地英豪湧現,中國人自救救人的一個範例。

汪先生的在信中指出:“錦濤主席上任後即提出了:‘堅持以人爲本’的‘科學發展觀’,‘構建和諧社會’的執政理念。這确實切中了當前中國社會的要害,深得海内外的好評。但是,時間過去良久,中國的情況并沒有往好的方向,往您們的執政理念上改變,恰恰不少地方變得更糟糕了!”

糟糕到什麽程度呢?汪先生擇要舉了幾例:“中國社會已經預埋了衆多的炸彈。、、、

(一)橫在中國社會的第一顆炸彈 —— 股市(一),、、
(二)橫在中國社會的第二顆炸彈 ——物價

對于中共大力吹噓的中國經濟的所謂“高速增長”,汪先生的在信中指出:“事實上,冷靜下來,中國經濟的所謂‘高速增長’,不僅是不道德的,而且是犯罪的!它不僅僅是因爲糟蹋資源,破壞環境,使少數人賺錢,多數人受害。更形象地說:是父親把兒子、孫子、和曾孫子的錢包打開,不顧一切地把錢裝進自己的口袋裏,留給兒孫們的是災難和懲罰! ”

在當今中國,瘟疫之所以能肆虐往往是中共推波助瀾造成的。很多人看不到這一點,爲此,汪先生的在信中指出:

“2003年震撼全國的非典流行,至今全國人民還記憶猶新。一個本來可以控制的流行病,因爲我們政府的封鎖和媒體職能的失缺,而大範圍擴散,震動全國,驚動世界,使全社會付出了巨大的代價!

SARS事件後,要求深刻吸取教訓,此類錯誤不再重演重犯的輿論沸騰。

然而,時隔不過三、四年,如果不是國外媒體報導,如果不是因爲豬肉價格大漲,中國老百姓還被蒙在鼓裏:原來豬藍耳病已經在全國25個省份蔓延了!

災難在重複,教訓卻沒有!難道這還不應當使我們警醒嗎? ”

由于中共沒有人性,幾十年來它非法執政的曆史證明:它根本就不具備一個正常的執政黨的能力。對此,汪先生的在信中指出:

“在‘四人幫’時期,打殺市場叫‘割資本主義尾巴’。改革開放以後,這類情況叫‘城管’。可管了近三十年,就管成這個樣子!

因此,在首都北京就由此發生人命案!令人拍案驚奇的是:在互聯網上,殺人的小販受到普遍同情,而被殺的‘執法’者,卻被罵:‘活該’!

又可以在互聯網上看到:某地一名女大學生因爲擺攤與城管糾紛,竟然發展成上千大學生與警察的沖突!

嗚呼!這就是黨的執政能力!這是什麽原因造成的?難道不應當檢讨一下嗎?

那麽,中共非法政權失缺的是什麽呢?汪先生的在信中指出:

“我們的政府失缺什麽?它失缺的是:人民對它的支持,人民對它的監督,社會對它制衡的力量!因此它缺少内在的機能,它懶惰、腐朽、表面文章!所以它經常表現爲:

‘領袖口号驚一陣,
輿論媒體哄一陣,
手忙腳亂過一陣,
表現表現就一陣!’

我們的社會失缺什麽?她失缺的是:人權,和公民社會的人權意識!

正因此,山西“黑磚窯事件”才得以發生。而且人們普遍認爲,這類事件還有不少,甚至可能更嚴重!

因爲我們的政府和社會的共同失缺,才會在我們社會的各個角落藏污納垢!才會在我們大家衆目睽睽的視野中出現衆多的不公平和荒謬絕倫!才會使我們的社會一個災難又一個災難重複發生!

同樣,黑社會勢力猖獗,因爲老百姓處于無權地位。中國沒有選票,所以官員的政治權鬥經常需要黑社會幫忙;政府低能,所以‘執法’需要黑社會鼎力相助!這樣黑社會就有了社會基礎,它受到官員的保護,又被官員所利用,黑白兩道勾結,共同欺壓百姓。

目前中國社會普遍存在類似戰争式的維權抗争,就因爲政府和社會的共同失缺所緻。”

曆史和現實都在告訴人們,對中共的許多話是要作反面聽的,汪先生當然深曉此理,所以,汪先生的在信中就一針見血的指出:

“今天,中國共産黨在中國執政已近60年,無論它擺出多大的成績,無論它怎樣論證自己的正确,無論它封住所有人的嘴,用掌握的宣傳機器對自己大唱贊歌,以及它變着方給老百姓多少美妙的承諾,但是中國社會對抗性的矛盾已普遍發生,而且越來越烈。

中國不安定,更不和諧!”

“中國不安定,更不和諧”。那麽怎樣才能讓中國安定,和諧呢?非政治家的汪先生對當今中國存在的許多帶根本性的大問題,既擺出了有深度的見識,更提出了解決這些帶根本性的大問題的對策。

對策之一:

“聯合國《世界人權宣言》已非常簡潔、明确、科學地闡述了人權的意義和内涵,即使小學生都能夠理解。盡管我國早已簽署了《世界人權宣言》。但問題是:不能将它束之高閣,以種種理由拒絕執行!

一個掌握社會公器的政黨,一個誠實的政府就應當執行和捍衛《世界人權宣言》。《宣言》告訴我們:

“人人有權享有主張和發表意見的自由;”
“人人有權享有和平集會和結社的自由。”
“人人有直接或通過自由選擇的代表參與治理本國的權利。”
“人民的意志是政府權力的基礎;這一意志應以定期和真正的選舉予以表現,……”

也就是說:對當前的中國,解決她所存在的衆多的經濟和社會問題,必須進行必要的、必須的政治體制的改革!通過改革,使人民的意志能夠表達,能夠通過選票選擇多數人所擁護的、爲全社會所接受所公認的、合法的、有行爲能力的、對人民負責任的政府。通過改革,使我們的社會成爲一個健康的、生機勃勃的公民社會! ”

汪先生對政治改革,勢在必行提出的具體對策有:“(一)、爲了使中國社會公平、公正,使改革在和諧的環境中推進,需要構建一個全社會的對話機制,爲此很多人作出了犧牲,“六四”的青年即是如此。

如今,“六四”這一代都已是40歲上下的人了,正是國家的棟梁一代。想一想,當時天安門廣場聚集的人數最多時有200萬人,而在全國,參加遊行聚會的最少有 2,000萬人!如果把表态支持的群衆也算上,則有1億人以上!所以,中國的政治改革無法回避“六四”,應當明确爲“六四”天安門事件平反!

基于小平同志和那些老一代決策人均已故去,目前健在人世的均是執行者,建議作爲政治問題,對于目前健在人世的執行者均免于法律追究,以達到順利平反“六四”的目的。

(二)、信仰自由,是當今世界的普遍共識,聯合國《世界人權宣言》和我國憲法均有規定。但是“六四”以後,鄧小平的繼任者爲了繼續一黨獨裁的統治,對于任何非共産黨系統的組織都列爲“不穩定因素”,要“消滅在萌芽中”,即把“法輪功”一個群衆煉功組織作爲目标,殺雞儆猴。人家不服,要“說清楚”,更是大不敬,施以種種迫害。這顯然不是針對“法輪功”,而是對全國人民的鎮壓!所以應當立即對“法輪功” 停止鎮壓。對受害人給予國家賠償。
當今最迫切的是:停止對法輪功的迫害!

建議中共可派出代表,與“法輪功”談判,對當時決定鎮壓的決策者追究刑事責任。本人隻是建議,而建議的目的:使對“法輪功”的鎮壓盡快得以停止,使中國的民主化進程盡快得以推進。

(三)、釋放所有政治犯,歡迎海外民運人士回國,共建民主中國。

中國民主化進程不會是一帆風順的,需要集各方民主力量和智慧。海外民運人士很多原本就是中國知識界和民主運動的精英,如今他們已經爲中國的民主化付出了高昂的學費,他們是中國民主化建設的寶貴财富。他們會把世界各國民主建設的精粹搬回祖國,将使我們少走很多彎路,使我國56 個民族具有更強的向心力,就像美國50個州,沒有一個州願意從美國分離出去。即使夏威夷想獨立,最後由選票說話!那時的民主中國再回過頭來看看今天的中國:如此悲慘的偷渡客,女人願意賣身,男人願意做奴隸,享有特權的高官拚命把錢往外搬!……那時的國人就會感慨:“這一切都是時代的産物!沒有民主的中國,就沒有光明的今天,阿門!噩夢已經過去!”

(四)、按照聯合國《世界人權宣言》,開放言論自由。

應當免去當前中國法律中所有姓“社”,姓“資”的條文,它可以寫入某個黨的黨綱中,但不能寫入國家法律,不能對人民故設禁區。世界曆史都是由當代人自己創造的,不可能,也不應當在前人劃出的框框裏行走!事實上,中共領導人自己早已打破了“社”與“資”的界限,他們自己早已積極主動地跨入了資本主義,而隻用“社會主義”來圈住老百姓這群羊而已!這層虛僞的面紗應當揭開了!——中共,早已将,如今已具有壹萬多億美元的中國國家外彙存放在“資本主義”的美國。

我們按照正常人的正常邏輯思維來分析一下——

命題一:很少有父母把自己的錢币存放在自己的兒女處。

命題二:很少有兒女把自己的錢币存放在自己的父母處。

命題三:他們都願意把自己的錢币存放在銀行裏。

原因:錢币存放在銀行裏,哪怕是貶值,在中國就是貶值!也要存放在銀行裏,因爲銀行的公信力!全世界的儲戶都有一個共識:銀行的公信力是銀行的第一要務!

命題四:中共将壹萬多億美元的國家外彙存放在美國。而這筆錢币的動用權僅僅是,也隻是中共最高領導人。

結論:中共最高領導人對“資本主義”的美國,對美國社會和美國社會制度的信任度,要超過對自己父母親的信任度,要超過對自己兒女的信任度!否則會把如此之多的錢存放在自己不信任的,對自己稱霸的人和國家的手裏嗎?這是任何一個頭腦冷靜、能獨立思考的人都會得出的結論!

當然,把錢存在美國,有衆多的目的,如:堵住美國的嘴,減輕美國對中國即對中共的政治攻擊,對中共人權政策的批評!又如:抑制台獨,隻有倚仗美國最有力量!等等。

既然如此,中共又爲什麽雇傭文人和網絡特務不斷塗鴉美國,煽動無知的青年盲目的民族主義,制造民間反美輿論?目的何在呢?

目的十分簡單:制造民間隔閡,省得美國的民主思想俘虜了中國的老百姓,颠覆了中共的獨裁統治!

所以,開放言論自由,是中國政治改革的第一步。使中國人在地球上站穩腳跟,與世界人民有更多的共同語言和思維方式,以使改革順利進行。這樣,那17位和170位老部長、老同志,以及與他們觀點相同的人,他們中的大多數人就會知道:當今中國老百姓真正需要什麽?什麽才是中國的真正改革之路!是中國的希望之路! ”

、、、

當中共花費中國納稅人的幾十億的人民币在北京開着一個其内部權争黑會的時候,胡錦濤在大會場内作的兩萬多字的所謂報告,隻能使場内的代表昏昏而睡,場外的民衆不屑一顧,因爲胡錦濤的此報告充斥着假話、空話、有害于人民和國家的話。而汪先生的這封長達四萬多字的傾心之作能讓憂國憂民者讀之流淚,讓名士文人閱之叫好。讀者們自發的盡心盡力的廣爲傳之,并有許多實踐信中對策的言行面世,這是因爲汪先生的這封信說的是真話、實話、有益于人民和國家的話。同時,汪先生的這封信思想境界高、可信度高、可行性高。那些對中共亡後,中國怎麽辦懷有疑問的人,看了汪先生的這封信一定會覺得汪先生給出了中共亡後,中國怎麽辦的一個答案。而汪先生近來表示:有信心自己是安全的,因爲“我心裏有數,我說的是全國老百姓想說的話”。 他并肯定地表示,相信最近一兩個月“會越來越熱”,有更多的人站出來說話。這就意味着,将有更多覺醒了的中國人順應天滅中共的天意,加快解體中共的步伐,并會有更多的對應中共亡後,中國怎麽辦的良策妙計見之于世。炎黃子孫在順應天滅中共的天意而行中、在複興中華民族神傳文華中所顯示的大勇大智,将展現新的輝煌。

這正是:

九州生氣邪靈敗
罪惡滔天報應來
天滅中共風雷動
不拘一格顯英才

신고

Name __

Password __

Link (Your Website)

Comment

SECRET | 비밀글로 남기기

티스토리 툴바